亚美代理中国代表提出联合国与东盟深化合作三建议

人民网联合国1月30日电 (记者李晓宏)安理会30日召开“联合国与东盟的合作问题”公开会,亚美代理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在发言中呼吁联合国与东盟深化合作,捍卫多边主义,尊重当事国的主导地位与作用,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和互联互通建设。

张军表示,中国支持联合国同区域及次区域组织根据《联合国宪章》第八章规定深化合作,巩固和加强集体安全机制,共同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东盟成立53年来,积极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同时着力构建以东盟为中心的区域合作架构。当前东亚地区总体保持和平与繁荣,东盟和以东盟为中心的东亚区域合作平台发挥了重要作用。

张军说,近年来,联合国同东盟关系日益密切,合作机制不断完善,合作领域不断拓展。中方对此表示高度赞赏,并对双方加强合作提出三个建议。

一是共同坚定捍卫多边主义。当前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冲击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加强多边主义更显重要和紧迫。联合国和东盟应一起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捍卫多边主义,坚定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支持东盟继续坚持相互尊重、协商一致、照顾各方舒适度的“东盟方式”,为维护世界持久和平与普遍安全作出积极贡献。

二是尊重地区国家和区域组织在本地区事务中的主导地位与作用。考虑到地域、历史和文化等方面因素,地区国家和区域组织在处理本地区热点问题时具备独特优势。国际社会应充分尊重当事国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支持区域及次区域组织和地区国家发挥斡旋主导作用。东盟国家深受恐怖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之害,应结合地区反恐形势,大力支持东盟国家开展反恐合作,落实安理会反恐决议和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合力打击恐怖主义融资、贩毒和跨国犯罪。中国赞赏东盟国家为联合国维和行动所作重要贡献。

三是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和互联互通建设,以发展促和平。东盟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加快发展是首要任务,也是预防地区风险和挑战的根本之策。联合国应进一步利用自身机制、资源与能力优势,同东盟加强协调,为东盟成员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提供更多助力,推动地区缩小发展差距,促进青年就业和社会稳定。互联互通是地区联动融合发展的重要基础,我们支持区域互联互通倡议与东盟国家发展战略加强对接,形成合力。

张军表示,作为东盟国家的好邻居、好伙伴,中国高度重视发展与东盟关系。中国是第一个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的对话伙伴,也是第一个公开表示愿同东盟签署《东南亚无核武器区条约》议定书的国家。中国一直积极支持东盟在地区事务中的中心地位,以《中国-东盟战略伙伴关系2030年愿景》为指引,通过10+1、10+3、东亚峰会等机制和平台,不断同东盟国家深化合作,增进政治互信,共建“一带一路”,维护地区繁荣与稳定。中国-东盟关系已经成为引领东亚区域合作的一面旗帜。中方愿与各国共同努力,推动联合国与东盟等区域及次区域组织加强合作,坚定支持多边主义,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本次会议重点是联合国与东盟的合作,不应讨论缅甸问题。遗憾的是,刚才有些国家借此次会议向缅甸施压。中方也需要表明立场。

中方高度关注缅甸若开邦问题,并一直积极做缅甸和孟加拉国工作,推动双方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迄今为止,中缅孟已举行三次外长非正式会晤,均取得进展,并达成重要共识。东盟在推动缅孟对话、建立互信、改善避乱民众及若开邦人道状况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中方对此表示赞赏,支持东盟继续作出努力。

近一时期,在当事国、地区国家、中国、东盟等共同努力下,缅孟保持良好互动,缅方采取一系列积极举措,若开邦问题的解决取得新的积极进展,地面形势持续改善。国际社会应珍惜来之不易的有利势头,为促进缅孟双边对话协商、鼓励缅孟加快启动避乱民众遣返提供帮助,营造良好外部环境。在此形势下,安理会应为此发挥积极和建设性作用,为当事国提供必要支持和帮助,过度施压只会适得其反。

中方注意到国际法院有关涉缅临时决定和缅甸政府表态,以及若开邦独立调查委员会最近提交的报告。若开邦问题有着非常复杂的历史、民族和宗教背景。中方支持缅孟继续通过谈判妥善解决有关问题,国际社会在此方面应发挥建设性作用。中国也支持联合国秘书长缅甸问题特使伯吉纳女士继续积极开展工作。

刚才有代表在发言中提及南海问题,美国代表对中国进行无理指责,中方对此坚决反对。必须指出,联合国不是讨论南海问题的合适场合,安理会更不应涉及南海问题。

当前,南海局势总体平稳向好。事实证明,坚持由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解决具体争议、中国与东盟国家共同致力于维护南海和平稳定这一“双轨思路”是解决南海问题的正道。令人遗憾的是,这一进程不断受到美国等域外国家的干扰和破坏。

中方一贯尊重并支持各国依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根据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各国在享有相关航行和飞越自由时,应充分尊重沿海国主权和安全利益。中方坚决反对任何国家以“航行自由”为名,行侵犯中国主权和安全之实。

事实上,南海的航行和飞越自由从来不存在任何问题,真正令人担忧的是,美国等国家打着所谓“航行自由”的幌子,派军用舰机到南海炫耀武力,对沿海国进行挑衅和威胁,这才是南海的最大安全风险,也是各方应当坚决反对的。

中国作为地区和平安宁的坚决守护者,一贯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依据国际法,一国在自己领土上部署防御设施,是主权国家的正当权利。

美国不断指责中国在南海搞“军事化”,但正是美国在全世界拥有数百个军事基地,在本国领土以外部署了数十万人的军队。美国要求别国遵守国际法,但正是美国到现在还没有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并且不断退出一个又一个协议,一个又一个机制。美国谈南海和平与安全,却在世界各地挑起争端,成为“动荡之源”。美国有什么理由和资格指责别人搞“军事化”?我可以告诉美国代表,“军事化”的标签贴不到中国身上,用到美国身上更合适。

刚才有代表提到南海仲裁案,中国政府已郑重声明,南海仲裁案裁决是无效的,没有约束力,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仲裁,中国不接受、不承认有关裁决。

有代表提及朝鲜半岛核问题,中国与俄罗斯此前提出了政治解决半岛问题的安理会决议草案,迄今已召集两轮磋商,现在草案仍在桌面上。希望安理会成员继续就此进行磋商,本着开放态度,提出建设性意见。中方愿与各方共同努力,缓和局势,推动有关各方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分歧,共同实现半岛无核化与和平稳定。

(责编:徐祥丽、杨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etserviceus.com